Chapter21

唐微微刚要张口说自己干不过来,冯都立马追上一句:你把锦绣地产的先放一放。他料定她不会放。她只要不放,她就怨不得他。他也不必给她加班费,以及追加人手。

深宅大院,朱漆玉门。

杨年华:“我前两年做的一套书,当时赔得一塌糊涂,最近被拍了电视剧,忽然火了……”

比如你喜欢他送给你礼物,那么他就是你的礼物男友,但他可能不是你的红酒男友,因为他不善于陪你聊天。人是有专长的呀,到你要挑老公的时候,你就挑一个你不讨厌,而他喜欢你且“综合国力”比较强的就可以了,说穿了,就是要找那些能对你生活品质有所提升的男人,而把那些可以陪你玩、陪你乐、给你好感觉的男人当做你的“业余爱好”,比如说今天要找个人吃个饭,而老公又恰巧出差,那就把那个“业余爱好”调出来。这样老公也轻松,你也快乐,而对于那个陪你吃饭的“业余爱好”来说,他也享受了生活,谁也没吃亏,对吧?

唐微微笑笑,说:“我爱谁是我的事,没有必要跟你说。”

“你不能这样,人家是小姑娘嘛,你先回去吧,跟人家好好解释解释。”

说完,转身又趴到电脑上去了。杨年华忍住气,温言软语:“微微,什么工作这么重要?”

“微姐姐……现在只有你能帮他了!”

这一大段,是连日来梅雨发给唐微微的短信之一。现在,她站在电梯口,疯狂地给唐微微一遍又一遍地发短信,“微微姐,他真的爱你。失去你,他会崩溃的。他现在只要见我就和我吵,发火,我知道,我没有做错什么,我唯一的错,就是爱他,然后,因为爱他,不允许他跟你来往……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哎呀,我知道了。”唐微微应付。

唐微微坐在杨年华的车上。她从车窗里看到王洋——她的心一下子软了。两张机票,希腊,爱琴海。递到唐微微手上。

除了穷,杨年华没有任何明显的缺点,但,用丽莎的话说,一个男人,四十岁了,穷就是他最致使的缺点。他穷,就没有资格爱女人,爱是一种能力,他没有能力给女人幸福,凭什么爱人家?女人能给他们一个让他们爱的机会,他们就应该感谢生活感谢上天了。

杨年华贴近她,问:“爱我吗?”

杨年华就说:“你没那么差啊,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?”

唐微微知道冯都为什么要做这个调整——一来,楚周地产是老客户,人家尽管是新上的项目,但对老客户就不能太按规矩办,否则,人家就觉得你不够交情了;二来,金融危机了,王洋的老妈嫁的那个洋老头破产了——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这种事儿,捂是捂不住的。王洋本来就是行业新秀,旧钱欺负新钱,老富贵看不起NEW RICH一向如此,再加上王洋高调入行,动辄要打造中国的“曼哈顿”,想看他笑话的人多了——曼哈顿是多少年建立起来的?您才玩几天啊,就曼哈顿!再说,他老人家之前不是冲撞了乔娜夫妇吗?乔娜是什么人?在行内混了多少年?这种紧要关头,不露声色的说两句不咸不淡的,王洋就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了”。

唐微微就歪着脑袋,斜个眼,说:“是特美啊。在三十四岁高龄,还有男人哈着,多难啊。”

“你以为你免费不计得失,人家王洋就会爱你?别开玩笑了。你为他消得人憔悴,他不仅不会念你的恩,反而要跑得更快。哪个男人喜欢女憔悴的女人?你吃苹果还得挑红艳艳的吧?”

她问杨年华怎么没给自己电话?杨年华“咦”了一声,说:“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电话,你太忙了,所以我想,还是等你给我电话吧。”

“不要问我这么难的问题好不好?”唐微微使用“杀手锏”,女人嘛,得会撒娇,跟丽莎共事这么多年,她好歹也学到点皮毛。

“要多久?”

当她说完,杨年华把她搂在怀里,片刻之后,杨年华对她说:“宝贝,你真是不会谈恋爱啊。下次我再问你的时候,你能不能说:谁让你不早一点出现在我生命里?让我白白浪费了好多年!”

当然可以,她们进了唐微微的卧室,唐微微没有给梅雨倒水,她靠在床头,努力保持平静,梅雨站了很久,问她:“你还爱王洋吗?”

“宝贝,你是不是要跟我说,你得回去加班?手头的活儿没干完?”一字唇型,富有魅力的笑容。

如果深情往事,你已不再留恋,就让它随风飘散……

梅雨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有一次,周正来问唐微微,说:是不是锦绣地产一直拖欠你们的设计款?唐微微一愣,随即意识到这么核心的机密,一定是乔娜假装无意泄露出去的。周正一双天然妙目在唐微微脸上扫了一扫,就知道这一消息属实,她不为难唐微微,把话题直接切到唐微微的脸色上——你的脸色好难看啊

杨年华仿佛看透王洋的所有疑问。

“就是因为没那么差啊。你们男人不是都不喜欢太优秀的女人吗?”

杨年华攥住她的手,他的手温暖有力。

梅雨可以为了王洋,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,来求她,而她,似乎永远做不到,她可以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冲锋陷阵、甘洒热血,但她不会流泪去求他不要走,留在自己身边,更不会为了得到他而去求另一个女人……

杨年华沉默了。唐微微像一架工作机器,头发乱蓬蓬的,脸上油渍麻花,一看就是一整天趴在电脑跟前,至少超过十个小时没站起来了。

王洋磨磨蹭蹭地走了,杨年华就坐到唐微微边上,学着刚才唐微微的腔调:

这么一说,唐微微又不乐意了:“他见的女人多了。你才见几个?”

唐微微脸色苍白,有气无力:“你怎么来的钱?”

“成!那我是收破烂的?别的男人都不要的,我当宝贝供着?”

杨年华搂着唐微微:“以后我每年都给你这么多。你不用太辛苦了,好不好?”

王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,但是这种世面他还是头一次见。海大的房间,宽大的沙发,茶几上是支票本和一枝笔——王洋诧异。不会吧?这么谈生意吗?跟黑社会似的。

唐微微打开:“三十万。”

唐微微不吭声。

“……做完这个项目,咱们好好旅行一次,好吗?”

抽雪茄的男人熄灭手里的烟,咧嘴一笑,一字型的唇型,富有感染力的笑容,杨年华!一瞬间,王洋几乎以为自己产生幻觉!

王洋对他毫不客气,完全视他如无物。来了就坐在唐微微边上,跟唐微微讨论设计方案啦,主题思想啦。唐微微倒是很照顾杨年华的感受,但也就是以实际行动给他倒一杯咖啡,歉意地笑笑。

唐微微听了,大为逆耳,让杨年华把话说明白了。杨年华就说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你喜欢王洋,人家不要你,你不死心,等了这么多年,荒废了青春,最后高不成低不就,虎落平阳,让我这条恶犬混上了。”

这一回合,杨年华事后给俩人打分,算平手。杨年华告诉唐微微,梅雨这么做很简单,她是来摸摸你的虚实,之所以她告诉你她很爱王洋,这就打算把你置于一个“高尚”的位置,如果你足够高尚,你就应该跟她成朋友,等你跟她成朋友之后,她就可以要求你无条件地帮助她和她所爱的男人了!

丽莎撇撇嘴,大叫:“你脑子没毛病吧?你能伤害到谁啊?你除了伤害你自己谁也伤害不到!拜托了,微微大小姐,你能先把自己保护好吗?情场如战场,你这种品质,最适合堵枪眼了。”

“填上你要的数,然后离开……”磁性的声音,有点熟悉。房间是半球型的,连着露台。露台上的男人转过身,指间是上品古巴雪茄,王洋识货。

“我们公司签了合同的,要是违约,得赔好多好多违约金呢。”唐微微撒了点小谎。她总不能跟这个给自己深夜下面的人说,她是在义务为前男朋友做设计吧!她的前男朋友等着她的设计去融资、去说服华尔街那些老油条出钱给他共同打造中国的曼哈顿呢。

杨年华知道唐微微是在给谁设计,他跟王洋在唐微微的办公室碰到过无数次,都是在下班后。

“我们的项目”!又是“我们”!!唐微微用手捂住鼻子,她不想让王洋听到她抽动鼻子,她哭了……

“谁说的啊?又是你的那个初恋?”

总而言之,在丽莎的世界里,杨年华这样的男人没有任何可取之处,直到有一天,杨年华兴高采烈地跑来,递给唐微微一个存折:“打开。”

唐微微忙了一阵子,一扭头,杨年华坐在边上,庄严肃穆。唐微微忘记杨年华什么时候来的,一声惊叫,午夜的办公室,听起来格外恐怖。

“那要是有如果呢?”

“你不能这样,人家是小姑娘嘛,你先回去吧,跟人家好好解释解释。”

“就是这样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这半年你都会忙成现在这样?如果我要见你,只能到你办公室楼下跟你喝个咖啡?或者陪你加班到深夜?”

唐微微对丽莎还是能说点心里话的,她说她没指望别的,只是她不愿意那么狠心,世态确实是炎凉的,但她不愿意让王洋从她这里开始领教什么叫世态炎凉。她不想伤害他……

唐微微做不到丽莎这样潇洒,而且她发现,找一个知冷知热、懂得你、体贴你、牵挂你的人,固然不容易,但更难的是,这个人你要接受,你要喜欢,否则,一个你没有感觉的人,即使再牵挂你、体贴你、懂得你、对你知冷知热,你也不愿意让他牵挂、体贴、懂得以及知冷知热。

王洋只有一个概念,中国曼哈顿,但这个曼哈顿的灵魂在唐微微的脑子里,她需要把她脑子里的那个梦想之城,做成方案,图纸,沙盘。否则,谁会给一个空壳投钱?

唐微微头发凌乱,她在电脑前一忙十几个小时,基本已经是一穿职业装的白领民工。杨年华的手指轻轻地在唐微微的头发里穿插,像梳子一样,头发越梳越顺,心越梳越乱,猛地一发力,唐微微的头被抬了起来,杨年华目光锐利,唐微微猝不及防,紧张、慌乱、羞涩、内疚……

其实,杨年华接到短信立刻就回了电话,但在唐微微的感觉里,是那么漫长,漫长得几乎不可忍受。手机彩铃在午夜响起,唐微微心花怒放。

杨年华说这些话的时候,唐微微一直沉默不语。直到杨年华问她:“你能告诉我,到底王洋有什么让你念念不忘的吗?”

不能说不爱。每天如果杨年华不来个电话或者短信,唐微微就像少了什么东西。有一次,她加班到深夜,躺到床上怎么都睡不着,想了半天,终于想起来,杨年华今天一整天没有跟自己联系。

“你说的?”

人们常说,恋爱使女人愚蠢,其实,这是由于多数时候,女人在恋爱中投入的感情比较多。如果男人也像女人一样,真动了心,那他们往往比女人要蠢上千万倍。比如说杨年华吧,他现在经常会问唐微微一些弱智到可以把唐微微激怒的问题。当然,这就多了一项恋爱内容——把美人惹毛了,再把她哄开心,相当于把咖啡煮热了,再加冰。也是一样生活情趣。

杨年华属狗。唐微微不做声了。脸上阴风怒号,日星隐曜。

“微微姐,相信他吧,他是爱你的……即使你不相信他对你的爱,你应该相信一件事,那就是中国的曼哈顿,他是为你打造的,他之所以要坚持由你来设计,是因为他知道你的梦想,他要为你完成她。如果他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他不会这么做的……微微姐……”

唐微微也在内心深处反复问过自己这个问题:我爱杨年华吗?还是只是因为我寂寞,孤独,渴望有一个男人关心我温暖我陪伴我?

唐微微会问杨年华:“如果你现在不是这么潦倒,你就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吧?”

有一次,梅雨连打了七八个电话,每个电话都是问王洋几点完事,王洋开始还有耐心,但后来就索性不接了。唐微微见状,对王洋说:

唐微微尽管多数时候非常拧巴,但她还没有拧巴到不可理喻。她在知道杨年华真实身份后,并没有像诸多影视剧中的女人一样,涕泪横流质问人家为什么要骗自己。丽莎说了,如果一个男人肯拿几千万来骗你,那他就不是骗子,而是这个世界上最深爱你的人!

“我们要发财啦。”王洋无比激动。

“我说的。”

唐微微:“哈哈,你得谢我。我旺财吧?”

传说中的有钱人。看不见的顶层。杨年华自己的说法:有一天,他过烦了、厌倦了,忽然想玩一个游戏,就像七仙女,在天庭锦衣玉食多年,思了凡。他跟他的哥们儿打了一个豪赌,他的哥们儿告诉他,假如他不是有钱,就他现在这样,不会有女人爱上他。如果有女人爱他,那个女人也一定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所谓破锅要找破锅盖。

杨年华还挺拧巴地问唐微微会不会生他的气?唐微微笑笑,说:

“实事求是?行,那咱就实事求是。你是因为他不要你了,你这辈子眼看砸手里了,只好退而求其次,退到我这儿来,是这样吧?”

唐微微的眼睛里漫漫的弥上泪水。这是说好的旅行。眼泪不停地涌出眼眶。

“我干完这一单就不干了。”唐微微边说边看着杨年华,观察他的反应。

“不能。”

事实上,梅雨第一次单独来找唐微微的时候,唐微微心跳得几乎要蹦出来。那是王洋知道杨年华竟然是富甲一方的商界大鳄的第三天傍晚。当时杨年华恰巧在唐微微家,梅雨不期而至。唐微微开的门。看得出来梅雨表面上装得很老练,其实内心也忐忑得很。她看了一眼,房间不大,杨年华就在屋里站着,梅雨有点紧张,但还是非常礼貌地问唐微微,她和她可不可以单独谈谈。

唐微微一直在内心深处不肯喜欢梅雨——她一直认为梅雨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孩子。当然,直到这一刻,她依然不喜欢梅雨,依然认为梅雨是有心机的女孩子,但她忽然意识到她和梅雨之间的差距。

“那还如果你把这个项目买了,你就是我老板了,我就什么都听你的了呢!”

唐微微一直盼望的事终于发生了——她找到一个好男人,一个爱她并且还能让众人羡慕得眼珠子发绿的男从,她以前一直以为当她拥有了这样的男人,她就可以骄傲地面对王洋,但是现在,真的如果是这般,她反倒难以面对王洋了,甚至她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放不下——王洋那么强的自尊心,又恰巧赶上事业低谷,金融危机,他能度过这个坎吗?还有他和梅雨,说真话,唐微微总认为他们之间是有问题的,假如王洋富有成功,那么他还可能幸福,假如相反,梅雨能帮上什么忙呢?她就是一个瓷娃娃,锦上添花可以,雪中送炭,即便她有这个心,她也没有这个能力。她自己还需要炭火的温暖呢,哪里还有余炭送给别人?

杨年华,蓝博基尼。唐微微拉开车门。就那一瞬,她看到街对面王洋的车——王洋急驰而来,唐微微坚信,他是来找她的。是的,用靳小令的话说,王洋是那种男人,他在别的成功的男人的选择中,看到了唐微微的价值——唐微微相当于是一件青花瓷,放在他手里,他一直拿它当猫食盆子,这忽然有古董大玩家来了,看上了,他才知道珍贵才知道价值连城。靳小令告诉唐微微,别理他,他早干什么去了?现在他知道他爱你了,晚啦!

“不过,我想如果不卖,跟他合作,更好。毕竟这是我们的项目,对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是。是靳小令。她说女人太优秀了,男人就不敢要了。”

是梅雨来找的唐微微。

现在,唐微微无法拒绝杨年华“好好谈谈”的要求了。她一直借故忙,累,没时间,回头再说。唐微微坐起来,杨年华给她下了面条,她边吃边想好应对办法——杨年华刚才明确说了,以后她不必这么辛苦,他的图书公司赚钱了,他可以养她。她不必还房贷了,差多少,他明天给她一张支票,她可以一次还掉。

“咱们俩是一心,也得实事求是啊。”

王洋这一招也算坦荡,按照业内龌龊的做法,一般是不停地挑剔设计单位的设计,然后压着设计单位推进。王洋不肯这样,他之所以不肯,一半的原因是他的人品,还有另一半的原因,是唐微微——他怎么能昧着良心挑唐微微的刺儿呢?

“你身无分文落魄中年我都没生你的气,现在发现你有钱了,反倒要生你的气,我有那么仇富吗?”

唐微微知道冯都的想法——楚周地产是不能得罪的,更何况人家资金雄厚,独霸江湖多年。而锦绣地产,他当然也不想得罪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谁知道将来是谁的天下呢?更何况王洋亲自请他吃了顿大餐,跟他说明白苦衷,不是第一期的设计款不付,是确实遇到点问题。

那段时间,唐微微心里是暖暖的,在办公室,人前人后,也感到格外杨眉吐气。一样的杨年华,当他是潦倒中年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她,仿佛他爱她,是她的耻辱,至少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;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,人们都恭喜她,甚至乔娜,见了她也醋溜溜地说:我早看出我们微微不是等闲之辈啦。

靳小令说得太残酷了——唐微微更愿意相信梅雨说的。王洋一直都爱她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,他以为他不爱了,他帮她寻找幸福,寻找爱情,但,假如他不爱她了,他为什么会做这些事?难道男人会阻拦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去结婚吗?不会的!但王洋会,而且不止一次!

冯都也是老江湖了,一见这阵势,当即把自己喝个酩酊大醉。这属于“自残”,但他宁肯自残。跟王洋一拉脸,说:“咱们都是生意人,您给钱我们干活,您不给钱,我们就不干活。天经地义,什么叫你遇到困难了?你遇到困难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去。”王洋要是一民工,冯都可以这样,但王洋不是一地产新秀吗?他怎么可以这样呢?但如果不拉脸,高高兴兴地把酒一喝,答应下来,跟王洋一拍胸脯,说放心吧,你有钱就给我们,没钱就扎着,我们该给干活还给你干活。豪迈是豪迈了,但完事怎么跟自己的老板交代?老板是要赢利的,是要赚钱的,不是要扶危济贫,助人为乐的。

“看着你有些累,想要一个人静一会儿,你的眼含着泪,我的心也跟着碎,你为哪个人憔悴,为他扛下所有罪,我为你执迷不悔,整夜无法入睡,就算全世界离开你,还有一个我来陪,怎么舍得让你受尽冷风吹,就算全世界在下雪,就算候鸟已南飞,还有我在这里,痴痴地等你归……”

杨年华问她会忙到什么时候?唐微微脸色蜡黄,说:“可能要半年吧。”

几天后。

恋爱使人愚蠢——唐微微和杨年华现在经常会互相问对方很多很愚蠢的问题。

“对不起,我要下班了。我的未婚夫在等我。”唐微微站起身,关了电脑。

“你还等什么?不要跟我讨价还价了,你没有这个资格,我也不打算和你合作。你把项目连同设计方案一起卖给我,然后,出局——你不理解她的设计。她是一个有梦想的女人,她的世界里,有很多很多美丽的梦,她为此忍受了很多很多痛苦,不肯妥协……跟你说这些没有意义。我给你的钱足够你花好几辈子了。你到底是一个下岗女工的儿子,你不懂什么叫财富,什么叫生活,什么叫梦想。去花天酒地吧,去宝马香车吧。这个世界上,只要你有钱,你就可以拥有很多很多的女人,很美很美的姑娘,如果你的人生意义就是这些,你实现了!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运气很好?”

这次,保安拉走的是王洋。

杨年华有一次牵了唐微微的手,对唐微微一往情深地说,自己应该感谢王洋。如果不是王洋那么薄情寡义,唐微微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可能落到他手里呢?

“没有如果。”

“好多好多。反正咱们赔不起。”唐微微巧笑倩兮。

唐微微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笑出了眼泪……

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也许,我忘不掉的,可能只是我曾经付出的那段感情吧?如果把他从我记忆里完全抠掉,那么我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就不完整,因为那个时候,所有的悲喜都是和他连着的。”唐微微说得很慢、很慢。

于是,他动了凡心,扮演一落魄中年,上无片瓦,下无立锥,生意破败,看看到底有没有女人会爱上他?那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?他赌赢了!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唐微微现在就把自己堵在“锦绣地产”的枪眼上。她可以后撤,只是,她不想。她无法想象,在王洋最困难最吃紧的时候,她撤退到杨年华温暖的怀抱中,她做不到。

唐微微热泪夺眶而出——“我们”!

几天之后,王洋边开车边兴奋地跟唐微微通话,他告诉唐微微一个惊心动魄的好消息。有人要出资购买在他的“曼哈顿”——连她的设计方案。

这两个问题,唐微微一直到脖子都仰得发酸了,还是没有回答上来。杨年华松了手,“我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吗?”

真的很难。唐微微终于知道,人的感情是多么复杂。而忘记一个人有多么地难。她看着电脑,半天,说:“给我时间好吗?爱是需要时间的,遗忘也是需要时间的……年华,不要逼我,好吗?我需要时间。”

“你们公司其他的人呢?”

一通暴吵。然后,淫雨霏霏,连月不开。然后,她怒气冲冲地回家,打开信箱,一封E-MAIL。打开,一个链接。点开。一首歌。

当然冯都很贼。他早就想清楚了,可以利用一下唐微微的感情。他知道唐微微是断然不肯把锦绣地产置于死地的。那么正好——他酒醒了之后,就把唐微微叫到办公室,让唐微微负责楚周的项目,时间紧任务重。

梅雨就落泪了,哭得梨花带雨。她说她爱王洋,非常爱,不能失去王洋。她看着王洋这几天人瘦了一大圈,她希望唐微微能去看看王洋,另外,她认为杨年华和王洋有误会,她愿意为王洋赔礼道歉……

说好一起去吃点东西,唐微微东摇西晃地上了车,立刻就睡了过去——等她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,杨年华坐在边上,盯着她看。

唐微微没好意思跟杨年华说清楚,她的忙有一半是她自找的。尽管冯都也算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办公室恶魔,但这一次,唐微微怨不着冯都。冯都明确告诉唐微微,可以把锦绣地产的活儿停一停,先干楚周地产的。

杨年华默默走了。唐微微心里怅然若失。她不想对杨年华这样,她也想能像前一段时间那样,跟杨年华整天缠绵在一起,短信、电话,开着车到郊区钓鱼、摘桃子,但她现在没有时间了,上班时间她奉献给了楚周地产,那是公司派给她的活儿,下班时间,她得给锦绣地产忙活——用丽莎的话说,她这是典型的“弃妇心态”,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就是“贱”。

他说的是“我们要发财啦。”

蓝博基尼无声地调头。一个漂亮而流畅的U-TURN。

杨年华目光如炬,把唐微微照得低下头来——她心虚。

杨年华就怪腔怪调地说:“你是不是心里特美啊。前男友和现男友陪着你加班?”

“微微姐,他一直都爱你!”梅雨带着哭腔,追到电梯口……

“她懂狗屁男人!图兰朵公主条件够高的吧?男人为了追求她,抛头颅洒热血。男人永远不会嫌一个女人太优秀,就像女人不会嫌一件衣服太漂亮——女人放弃一件漂亮衣服往往出于两个原因,第一价格;第二不合身。男人放弃一个女人通常也是由于这两个原因。”

丽莎尽管比唐微微小那么一点点,但久经情场,阅人无数。她告诉唐微微一个原则,永远不要问自己到底什么叫爱。人生苦短,为什么要思考超越自己能力范畴的事呢?关于什么叫爱这个问题,从古到今,多少哲学家、宗教家、教育家、情爱学家以及心理学家都在探讨,探讨好几千年都没个答案,你一红尘俗女,何苦为难自己?你得学会爱就爱了,喜欢一个人就上,至少喜欢他什么,你可以完全不知道,只要是喜欢就好。

“签字吧。把她设计的曼哈顿给我。我来完成。”

“如果赔得起呢?”

能好看吗?!现在唐微微整天忙得晕头转向,跟个八爪鱼似的,张牙舞爪,还老是忘事儿。有一天,她竟然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就到班上来了——楚周地产一向工期紧,拖一天要罚好几倍,而锦绣地产呢,她还真不好意思就扔下不管。商界的人,有奶就是娘,不要抱怨世态炎凉,世态要是不炎凉,怎么叫世态呢?自然界不就是这么进化的吗?

是的,谁都知道,包括梅雨在内,王洋最好的选择,就是把项目卖掉,卖给杨年华,但王洋拒绝了。拒绝就意味着没有退路,没有退路就意味着背水一战,而背水一战,多数的结果实际上是死无葬身之地——唯一的生机,就是唐微微。

没过多久,唐微微忽然就忙得脚不点地,连上厕所都得一溜小跑。杨年华开始并没有什么怨言,但,唐微微连续数个星期均如此,甚至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停下来的迹象,杨年华就有点不舒服了。

“我才见几个?你算哪拨的?咱们俩应该是一心的吧?”

杨年华赶紧见风使舵,上赶着承认错误,一边说着“我错了”,一边不忘记接着打击唐微微:“你看你,就不如我豁达。你得这么看,是他王洋没福气消受你,我比王洋有福气。他没眼光,他才见过几个女人,你是女人里的极品……”

“你要忙到什么时候?”

“我怎么听着觉得你好像在挤对我啊?”唐微微佯怒,杨年华赶紧抱拳“岂敢岂敢”。

而杨年华,大概是这么多年来,唯一一个能让唐微微接受的男人——也许是因为他超级有耐心,他从来不会给唐微微任何压力,即便唐微微临时取消约会,他也不会发火。而当唐微微想的时候,哪怕是夜里两点半,他也会殷殷地打过电话,上来就说:宝贝,还没睡啊?他从来不会跟唐微微一般见识,或者说以牙还牙。

杨年华就走过去,用中指和食指顶着唐微微的下颌,稍一加力,唐微微的脑袋就仰了起来,“看着我的眼睛,微微,你是更爱他还是更爱我?你是更在乎他的感受还是更在乎我的感受?”

用丽莎的分析办法,唐微微的问题很好解决:杨年华就是一个称职的情感陪护,闲的时候、累的时候,见个面、聊个天、做个伴甚至上个床都可以,但不是结婚的对象。你嫁给他图他什么呢?难道跟老一辈人似的,啥也不图,就图个知冷知热?

“要赔多少违约金?”杨年华不动声色。

当时是夜里两点半。她忍了又忍,给杨年华发了一条短信,三个字“睡了吗?”

每一句歌,都是一幅卡通简笔画。以幻灯方式播放。最后一个画面,是一只大沙皮狗,睁着一双泪汪汪的眼睛,旁边歪歪扭扭地写着:原谅我吧,我错了……

明眸酷齿,肤如霜雪,笑容明亮得如同一面镜子。

怎么回事?为什么?怎么可能?

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。我很有耐心的。别哭了,啊。”杨年华拍拍唐微微的手背,放开她。

“你以后有我了,还怕什么?我不是像你想得那样潦倒中年……”

“微微,咱们能不能少干一点?”杨年华要见她,只能到办公室来陪她加班。

“好啦,我知道你要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个年轻的、漂亮的、单纯的,我告诉你,我找过了,找过很多。她们也不是不好,但她们太小了,不懂得生活,我要找一个吃过苦、寂寞过、悲伤过、奋斗过的女人,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懂得珍惜,才懂得爱是来之不易的,这个答案你满意吗?”

唐微微咬咬嘴唇,尽量缓和语气说:“如果你不乐意,我也没办法勉强。这是我的工作,饭碗,砸了,我就没地儿住了,没车开了。”

“这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 唐微微发扬了“先小人后君子”的作风,直接截断梅雨的话,冷冷地问。

加载中…